您的位置: 淄博信息港 > 时尚

凤来下处

发布时间:2019-09-14 09:25:34
我在西北边陲的一个小镇上开了一家茶楼,名字取的却着实风尘了些,凤来下处。
在这里已有六七年的光景了,茶馆的老板,做得很是清闲,整个一撒手掌柜。累得卫琴忙里忙外,时时向我抱怨。
今日阳光大好,我着绿意搬出藤椅来,抱着本诗经打瞌睡。眼见着卫琴又向我走来,我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打算装睡躲过他的牢骚。
“恩赐,你的信。”卫琴拿开我覆在脸上遮阳的书卷,递给我一纸信封。
“谁的?是不是你又忘记付李老板的茶叶钱,人家催款催到我这里了。”我接过信封,瞥了眼卫琴,看到信封上的字迹却愣住。
是顾畏的笔迹,笔画银钩,很是大气。写的名字不是我的,而是茶馆的名字,他竟知道我在这里。
我打开来,看到信里的内容,怔住了。卫琴看我脸色不好,便嬉皮笑脸地凑过来问我,“怎样,顾畏可有提到我?看你这脸色这么差,他莫不是病得快要死了?”
我放下信,看着卫琴难掩担忧的模样道,“他还好好的,你不用瞎操心。”
我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身后传来卫琴嘟嘟囔囔的话,“那你一副死了人似的模样,我还以为顾畏怎么了呢,幸好没事,呼……”
是了,是没事,顾畏活得好好的。我泪水终于滑落下来,死的那个人,是晴坊。
信的落款是顾畏没错,写信的时间却是一年前。这封信足足走了一年,才到了我手里,晴坊他走了也有一年了。
信里说,“恩赐,如今不知你在何处,我现在东南之海红陀山,时隔六年,我终于找到他了。他在那片山中,独自一人守着一座坟,墓碑没有字,我一开始也以为是无字碑,后来,我才知道有字的部分被埋在了土里,碑上刻着你的名字:恩赐,吾之爱妻之墓。恩赐,你等了那么多年,终于在你走了以后,他才认清了自己的心,你该高兴吧。这些年他过得很不好,他每天做的事就是在山上种红陀,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执着。后来,一次醉酒,他告诉我,红陀是你的命花,你喜欢,等到那一日,红陀开满山野,你也便回来了。每每说到此处,他眼中都是希翼的光,明亮的仿佛回到他年少轻狂的时候。也只是如此了,他病得很重,很重,我趁他睡着,诊过他的脉,筋脉俱断,武功尽散,真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把自己搞成现在的样子。我不放心,便在那里呆了数月,他却像撑不住了,整日瘫坐在你的墓前自言自语。恩赐,我实在不愿再说下去,但你总是要知道真相,也好为自己的感情做个了断。按着他的遗愿,我将他埋在了你的墓中,你的墓里真的有一具尸体,置在玄冰棺中,那具尸体一分一毫都没有损毁过。她的眉眼像你,身段像你,穿的衣服也是你喜爱的大红色,可惜他已神志不清,他不知道那具女尸不是你。
恩赐,师父说过我与道无缘,大概是因我与这红尘牵连不断,心中有放不下的人,无法一心向道。如今,尘世茫茫繁花尽散,我该去找师父了。”

共 108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诗情画意般的标题,具有诗情画意的爱情故事。“我”为了躲避一场感情纠葛到偏远小镇开茶馆,但无心经营,里里外外让别人忙活,只做一个撒手掌柜;他明白了我的真心后万念俱灰,苦苦死守着一座坟墓在山上种我喜欢的红陀,整日自言自语,直到生命的时刻。作品语言优美,意境缠绵,欣赏,荐读!【编辑:海淼】
1 楼 文友: 2018-06-14 09: 4:18 欢迎文友来江山文学网安家发文,欣赏佳作,祝文友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8-06-14 09: 4: 9 感谢投稿支持微小说栏目,期待精彩继续!
 楼 文友: 2018-06-15 08:05:15 远离凡尘,超脱自我。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人,面对事情,不能只一味地逃避,要勇敢地面对!只有解决了,才能解开心结!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拉拉裤睡觉能穿吗
孩子胃胀不消化吃什么
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孩子消化不良会积食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