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淄博信息港 > 汽车

故事会文摘版降龙计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57:34

凤州城有一个姓龙的,是地方一霸,人称睁眼豹子,是民团联保主任。为人凶恶、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无恶不做,人人切齿愤恨却不敢得罪。  雪后天晴,暖暖的太阳晒化了雪,街道被赶集的人踏的一片泥泞。这时东城街道传来一阵老人心碎的哭声,卖菜的老汉紧抱着龙老大的腿不放哀求着,“龙爷,你行行好,那一筐莴苣是我救老伴看病的救命钱,你不能坑我啊!”龙老大蛮横的吼道:“菜水菜水,菜中有水,要扣除水分,我花钱买菜不买水,再说那边叶、黄叶也要摘掉吧,我给你的钱够你的了,老子给你钱是看得起你!”一家丁扯开老汉的胳膊,老汉说:“我不卖了,不卖了!”龙老大脖子一横,暴着青筋吼道:“老不死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呀!”说罢飞起一脚跺在老汉背上,老汉一个马趴倒在地上。  席少杰由于是特务长穿着便装,一幅农民模样,上前阻拦说:“公买公卖,不能打人!”龙老大摘下墨镜耀武扬威的说:“嘿!小子,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认识我不?我是你龙爷!”席少杰说:“还有没有天理,有钱有势也不能欺负穷人!”“天上要价,地上还价,有啥不对。我横了你能怎样?”说完不屑一顾地瞟了一眼这不起眼的农民小伙,席少杰义愤填膺心想收拾这种人,伤他的皮肉太便宜他了,心里盘算着如何收拾这搅的一方不得安宁的恶龙。  席少杰扶起老人,对他说:“老人家,你先回去。你的钱我会给你要回来,我这里有点钱,添补你,先给老姨把药抓回去。”老人家感激地接过钱说:“好娃哩!你是救命的活菩萨啊!”  俗话说事不过三,第三天,消灾寺肃穆的钟声敲醒了南岐山的黎明,在凤州城上空迴响。清晨龙老大在凤州城城墙边上遛鸟,手里提着笼子,一摇三恍的悠哉悠哉的唱着秦腔:“关云长座宝帐威风八面,恨东吴差黄文胆大包天。我打开封披抽书柬,字字行行观一番……”正唱在兴头上,摇头晃脑甩开八字步走着,突听后边一阵急促的高喊:“站住!别跑……”一个身材不高的汉子急匆匆地跑来,喘着气用四川口音说:“龙爷,后边两个人要来抢我哩鸡,让狼吃了不如孝敬你老。把那两个家伙挡一下噢!”说完把鸡塞在龙老大怀里,兔子似的撒腿跑的飞快,眨眼不见了踪影。龙老大还没缓过神,两个端枪的士兵追了过来问:“见到一个人跑过来没有?”龙老大摇摇头,另一个当兵的问:“见他朝哪边跑去了?”龙老大莫名其妙的点点头。两个当兵的恶狠狠的看着龙老大,一个当兵的说:“这不是那个人抱的鸡么?”“哼,走!”龙老大自恃地方一霸没把那小小的士兵放在眼里。龙老大傲慢的说:“请爷走,牵马来!”一个当兵的骂道:“哈叭狗蹲在粪堆上装什么大?”“这家伙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说完朝尻子上就是一枪托,打的龙老大失声一叫“哎呦!你,你敢打人!”说着冲着两个当兵的耍横,那两把明晃晃的刺刀戳在鼻子下,龙老大自知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的无奈,一路上推推搡搡,拐过大槐树走进文昌宫一连驻地。  进了兵营,当兵的个个黑着脸像闫罗似的,班长叫龙老大立正,龙老大训民团吆三喝四的威风八面,今天当爷的成了孙子,心中憋屈不由得来个软抗,你叫立正偏偏稍息,班长恕冲冲上前拧着龙老大耳朵骂道:“这长的是啥?是扇蚊子的驴耳朵!”说完朝脚腕上踢了两脚,吼道:“站马步,两只手把鸡举起来!胳膊伸直!”开始还不以为然,没过三分钟便觉胳膊酸困,鸡重似千斤,两只手抖个不停,鸡呢,咯咯叫个不停,一泡鸡粪拉到龙老大一头一脖子腥臭难闻,龙老大姿势稍有不正,当兵的厉声呵斥叫站正举端,不一会龙老大筛糠似得抖个不停。  龙老大心想这不明不白的惩治实在冤枉,冒死杀猪似的嚎着:“长官,长官,我冤枉,快救救我……”话音未落,只见保安大队副杨经元陪着习特长出来,龙老大一见杨队长如见救星哀求着:“杨队长救我!”杨队长人称杨聋子,坏事是听不到的,见龙老大此状,不知缘由,只作没听见没看见径直往出走,到是席特长喊住了杨队长说:“杨队长,这可是你所辖之人,事情还是你我过问才是,你也给兄弟作个见证。”杨队长自知难脱身不热不冷的“哦!”了两声,狠狠瞪了两眼龙老大,转过笑脸对习仲勋说:“习特长明断”。习特长例行问了姓名籍贯,问及因何事被扣押,龙老大说不知何事被扣押,席特长问一连执勤,执勤说:“今早巡防忽见一四川口音的人鬼鬼祟祟,盘问中怀抱一公鸡拔腿便跑,在追赶中川儿子没见了踪影,发现这家伙怀抱川儿子的公鸡,上前盘问该刁民矢口否认,于是将刁民连人带鸡一块扣押。”习连长问杨队长可认识此人,杨队长点点头,席特长派人搜龙老大之身,搜出一块大烟土,几块银元还有牙签洋火和卷烟,席特长问:“杨队长,烟土属毒品,吸食和贩卖都违法,你看咋办?”杨队长:“依法严惩不怠!”龙老大哭着脓腔:“杨队长,席特长饶我一回,下次再不犯了。”杨队长:“我看罚点款就算了吧。”席特长说:“那就看杨队长的面子,罚大洋五十元。结具画押。”龙老大哭着说:“罚得太重了,少罚点吧。”杨队长为难的问:“习特长你看?……”席特长说:“以杨队长的意思……你的地盘你的人,你说了算。”杨司令笑着说:“席特长太给面子了,叫我反而不便开口了,好吧,席特特长既然给龙老大台阶下那就罚三十块大洋吧。”龙老大说:“三块大洋,三块……”杨队长抬腿欲走,龙老大:“我给、我给,我回去取钱。”龙老大要走,习连长脸一沉说:“你写个条子让警卫去取。”龙老大写字画押办理停当要走,席特长冷笑一声:“龙老大,这勾结川军的事还没了结呢!”龙老大和杨队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如何应对。席特长命令士兵把鸡捉来搜了一遍,“报告连长查无收获”龙老大听说没情况,嘴角浮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席特长亲自动手,仔细的一片一片羽毛翻查,突然在鸡翅的羽毛夹缝中拽出一纸片,展开看空无一字,习特长叫警卫端一杯茶水来,用茶水一涂密密麻麻出现小字上写着:“凤州县城驻防一连,机枪连,兵力人数和部队番号”,杨司令见状大为吃惊,龙老大如五雷哄顶,只喊了一声:“冤枉!”席特长说:“这叫鸡毛信,一片鸡毛是急件,两片是特急,三片是火急,你抱了一只鸡这是十万火急啊!准备这给谁?说!!!”席特长吩咐刑具侍候开始审问,上下线的联络人,联络点和联系方式,问的龙老大如坠五里雾中,答不上口供便是一顿鞭打,龙老大被整的叫苦连天直喊冤枉,席特长要把龙老大按川军奸细依军法处置,龙老大哭着对杨队长说:“杨队长,杨爷,人不亲土亲,看你我同村救我一命,我对天发誓,我冤枉,那是川军奸细金蝉脱壳,我被人利用……”龙老大鼻一把泪一把草驴似的狂喊冤枉。杨队长对习特长说:“席特长,事出在我地方上,事关重大,我保他候审,地方上全力配合军方处理此事,席老弟看在杨哥面上网开一面,龙老大,识相点,明天设宴酬劳弟兄们护城有功。”龙老大连声说:“是,是,是。”席特长说:“龙老大,好大的面子,杨队长保你我不能不给面子,龙老大!你记住,恶有恶报,善有善报。”  龙老大听完这番敲边鼓的话心中纳闷,抬头看席特长那双威严的大眼似曾相识,他回忆起在城东街护卖菜老汉的少年,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暗暗叫苦。      说明:本故事是老一辈革命家习仲勋,十七岁时从事“兵运”开展地下工作,在凤州发生的故事,本着“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略有传奇色彩,因感所忌将习仲勋改为席少杰。   共 287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治疗原发性早泄选对方式很重要
昆明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人的寿命会减少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