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淄博信息港 > 金融

昆明两黑心棉加工窝点被端查处约两吨原料

发布时间:2019-10-13 06:47:19

  昆明两黑心棉加工窝点被端 查处约两吨原料

  黑心棉被芯被查处 苏颖 摄

  前日,跟随云南省纤维检验局与昆明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在昆明螺蛳湾国际商贸城查处了16家黑心棉售卖点,收缴的上千床黑心棉整整装了3卡车。这些黑心棉被来自那儿?怎么制作出来的?昨日,继续跟随执法人员的突击行动,端掉了两家隐藏在官渡区六甲乡里的“黑心棉”加工窝点,共查处被污染的纤维下脚料及废弃棉原料约2吨、成品黑心棉350床。执法人员表示,今后将继续保持严打“黑心棉”等假冒伪劣产品的高压态势,切实保障人民群众健康安全。

  担心 黑心棉销往工地和农贸市场

  光线昏暗的小作坊,空气中弥漫着粉尘、棉絮,发黄、发黑或长霉的脏棉絮堆在一起,这几乎是黑心棉加工窝点的“标配”。在六甲乡其中一家黑心棉加工点,看到两层楼的民宅内,一对夫妻正在一台机器前将黑黄色的脏棉絮像做“馅儿饼”一样夹在经过漂白的废旧棉絮中间,这些已经被严重污染的废旧棉絮经过这番包装后,变成了一床床崭新的棉被。在不经过任何卫生处理的情况下被直接进行了二次利用。执法人员还在二楼的房屋内看到存放着大量颜色黑黄的废旧棉絮。

  据江西籍的老板交代,制作“原料”是他用1000元从学校收来的,经过简单的处理,制作成各种家用棉被、褥子,以10~20元的价格销往工地和农贸市场,每床大概赚2~3元的利润。

  执法人员又在距离这个窝点不远的地方查获了另一个黑心棉窝点,一楼的厂房负责加工来路不明的“原料”,满是霉味。二楼房内则堆放着300多床成品黑心棉,同样是江西籍的老板说,他们生产一床棉被的成本大约4元钱,三四天出一次货。

  忧心 加工黑窝点越来越隐蔽

  在黑窝点门口,执法人员搜出的劣质产品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发现,“温馨牌”、“双喜牌”或印着“路南城区棉絮厂出品”字样的黑心棉与日前在昆明螺蛳湾国际商贸城内被查处的劣质品包装完全相同。“这些包装都是在某个地方购买的。”省纤检局执法科任科长告诉,处理好的黑心棉放进现成的包装袋就流向了市场。

  “这些民宅平时关着门,外面根本看不出来。”任科长告诉,经过这几年对“黑心棉”的打击,市场上的“黑心棉”制售收敛了许多。“但也可能是越来越隐蔽。”任科长坦言,“这些小厂都不会屯很多成品,一方面地方不够存放,另一方面也为了防止被查。”而今年在六甲乡进行前期摸底的时候,就遇到了去年查处过的黑窝点老板。“因为他认识我们的执法人员,一看到我们就躲起来了。”

  省纤检局黄局长告诉,去年省纤检局捣毁了五六个黑心棉制造窝点,没收了两万多床黑心棉。“光拉到空港区垃圾焚烧发电厂就拉了几百车。”

  惊心 原料来自学校医院殡葬厂

  追溯“黑心棉”屡禁不止的原因,省纤检局执法科黄科长告诉,制假成本低、市场空间大以及监管难度大是三大原因。“几千元买个二器,租间民房就可以开始黑心棉的制作,准入门槛极低。”其次,低收入人群市场需求空间大。“市场上好一些的棉花每公斤都在50~60元,一床棉絮基本在2~2.5公斤左右,但这些黑心棉每床就只要20~30元。”

  此外,对废旧物资回收再生这个特种行业的管理失控也是原因之一。此前从黑窝点老板那了解到,他的“原料”来自学校学生废弃的棉被。“其实学校的只是少数。”省纤检局执法科黄科长告诉,还有不少“原料”来自医院以及殡葬厂。

  欧阳小抒 (春城晚报)

自媒体
租房知识
音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