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淄博信息港 > 金融

绿野冬雪征文黑狼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10:57

一只老狼带着一只歪歪斜斜的小狼在苍凉的雪地寻觅,天越来越冷了,大地白茫茫一片。该死的天气,前几日还是暖日如秋,一连下了几场大雪,竟然冰天雪地。一时间找不到食物,自己的三个孩子突然得病,又冷又饿,已经死了两个,它狠心的吃掉了两个孩子的尸体。可是,这漫长的冬天该怎么过?身边的孩子也病病怏怏的,自己身体更糟,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自己虽然记不清几岁了,却也觉得来到这个世界大约也有二十来年。自己和孩子们有病以来就被赶出了狼群,这也怪不得它们无情,它们说怕传染,万一是传染病,整个狼群就会遭灭顶之灾。唉……怎么办呢?它无力的趴在了雪地上,眼睛也懒得睁开。孩子也走不动了,猥琐的趴在妈妈怀抱里。冬日里的阳光被晶莹的雪花惨杂其中,射在身上也是冷冷的寒光,它抖索着往妈妈怀里钻。妈妈无力的伸出干燥的舌尖,轻轻舔舐着孩子的额头。  旺旺……几声清脆的狗叫在大山深处回荡。  不好,有猎人来了么?老狼警惕的用鼻子嗅着周围的空气。在遥远的地方一个猎人带着一只黑色猎犬消失在茫茫的雪地里。此刻,它多么渴望有谁来到身边,哪怕是猎人。因为它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自己就要死了,寒冷的冬天将葬送自己苍老的生命,死就死吧,没什么可怕,自己不是也风光过么,当年,自己年轻力壮,自己的儿女围着自己和狼王转,大家众星捧月一样,狼群兴旺发达,已经达到了一百多只,那时候的狼群管理严格,井然有序。孩子们找回猎物都先孝敬二位老人。真是吃喝不愁,花天酒地。如今老了,病了,不中用了,被赶出了狼群。它并不怪罪他们无情。生老病死,新陈代谢是大自然的规律,当年自己不也是同样把老狼王夫妇赶出狼群,自己和丈夫做了把交椅么?这就是弱肉强食,为大的道理。  咕咕……它的肚子又响起来,胃有些酸,一股绿色的酸水吐出来。它觉得有些支撑不住了。身子在颤抖,一阵北风袭来,灌进他半张着喘气的嘴里,肚肠子拧劲地疼起来,它开始在雪地打滚,发出无力的悲凉的嚎叫……  小狼被抛在一边瑟瑟发抖,它静静的看着妈妈,怎么了?妈妈。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也完了,我的肚子还空着,我饿妈妈,我冷妈妈,我也浑身哪都疼……妈妈的眼睛发出绿色的光芒,冷冷地看着孩子。嘴角冒出白色的沫子。它匍匐地爬行,企图把瑟瑟发抖的孩子搂进怀里,可是,只有几步远,却像千山万水一样艰难,它意识到自己怕是不行了,将和自己的孩子永别。可怜的孩子,你也有病,天气这么冷,再下一场大雪怕是孩子一定压在大雪下面再也爬不起来。唉……你的命运真不够好,怎么还没有成长起来就这样自生自灭了呢?都怨自己,明知道自己老了,还要这些孩子干什么?自己遭罪不说,孩子也白白受罪,夭折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这时它多么希望刚才的猎人回来救活自己,虽然自己罪大恶极,罪不可赦,可是自己的孩子没有罪,它还小,不懂世事。来吧猎人,快来救救我的孩子……  嗷嗷……几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在苍凉的山野,老狼折了几个跟斗摔在雪地上不动了。  小狼被妈妈的折腾吓呆了,它浑身痉挛,也摔倒在雪地里。  旺旺……  不知过了多久,猎犬黑狼嗅到了异味,有情况,是野狼的味道。黑狼虽然年龄不大,它的嗅觉却十分灵敏。是的,一定是野狼。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黑狼不顾一切的码着味道的踪迹跑过去。它翻过一道山,穿过一道沟子,影影绰绰的看见了有个草青色的东西趴在地上,大约两米远的地方还有一团毛茸茸的小东西。它不敢轻举妄动,它趴在一墩小树后面,仔细观察着前面的两个异物。看了半天,那东西却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样。它决心前去看个究竟。它使尽平生力气穿了出去,离两个东西几十米远,它再次放慢脚步,蹑手蹑脚的向前走着,可是前边的东西没有任何反应。它的胆子大了起来,走到近前一看果真是两只狼,一大一小,已经没了气息。它用鼻子轻轻闻了闻小狼的鼻息,一丝游丝一样的气息在暗动。还没有死,或许还有救。它用前爪轻轻扒了扒小狼,身体有些僵硬。黑狼鄙视的看了几眼回过头来准备离开。活该,你也有今天啊?忘了你们耀武扬威纵横山林的时候了,谁不小心碰到你们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这时,老狼睁开了眼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望着黑狼嘶哑的叫了几声。黑狼回头呆立着冷冷的看着老狼。  老狼看黑狼没有回应,一条腿单跪了下去,朝着黑狼频频点头,眼角流下了几滴泪水。然后又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  黑狼看懂了老狼的意思,它是向黑狼求救,希望黑狼救它的孩子一命。都说虎毒不食子,一向被称为凶狠恶毒的狼也是如此,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几分厌恶,几分怜悯,也有几分同情在黑狼的心中升腾。唉……你呀,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早就不该作恶多端,得到如此下场也是罪有应得。可是,小狼它懂什么?它是无辜的。黑狼刚刚产生几分同情之心,突然,他看见老狼脑门上的白点。还有左腮上的伤疤。哦……原来是你这个坏东西。它想起了去年,他和老猎人进山打猎,撞见一头狼,那只狼竟然一瘸一瘸的走着,老猎人和黑狼以为这是一头有病的狼也没在意。等到他们到跟前时,那只狼突然一个前穿,奔到老猎人身边,张口就去咬老猎人喉管。说时迟那时快黑狼看得明白,这头狼老奸巨猾,先装作瘸腿,一个软弱者,然后伺机而动,想一举要了老猎人的性命。黑狼一个俯冲咬住老狼的下巴,它们撕咬起来,老狼以失败告终,流着鲜血逃跑了。黑狼看着老狼的尸体,恨从中生,恨不得一口把它的孩子咬死,可是,还是善良站了上风。不,我不能这样做,它的孩子无罪,我为什么要虐待一个不谐世事的小生命呢?  黑狼回头看了看小狼,围着它哽哽的叫了几声,小狼依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怎么办?眼下只有温暖它的身体,才有生还的可能。它突然想起不远处有一个山洞,那是夏天自己和老主人一起避雨的地方,在那里过了一夜,那里有干草。事不宜迟,虽然是敌人也是一条生命啊。它叼起小狼使劲往后背一甩,背着小狼走了。漫山大雪,连个道路都没有。黑狼背着小狼摸索着前行。深一脚浅一脚的,一个跟头一个把式的,好不容易来到山根底下,可是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山洞。可能是记错地方了吧?不会呀,自己的记性了。它放下小狼,自己围着山根转悠,终于在山脚下找到了山洞,尽管不是自己和老主人住过的山洞,能遮风避雪就行啊。它高兴的跑回来,叼起小狼跑进了山洞。用爪子扒了扒干草,把小狼轻轻放在草上。它用自己热乎乎的肚皮紧紧贴着小狼的前胸,用嘴舔舐着小狼干裂的嘴唇。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功夫,小狼动了动身子。  活了,你终于活过来了。黑狼高兴的轻轻呼唤着小狼。哼哼……哼哼的声音在小狼耳边响起。是谁?好像妈妈,又不像。它轻轻睁开眼睛,自己趴在一个毛茸茸的黑色大狼怀里。朦胧中它觉得像自己的父亲,又像自己的哥哥。可是,仔细分辨一下都不是,这气味好像狗,妈妈告诉过自己,狗不是朋友,是敌人。可是自己为什么会趴在敌人的怀抱?妈妈呢?想起来了,妈妈已经死了。自己落入敌人手里还会好么?它听着黑狼均匀的喘息声音。这家伙睡着了,跑吧。不跑也不是它的对手。小狼慢慢起身,轻挪脚步,可惜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踉跄几步就摔倒了。黑狼惊醒了,看到小狼衰弱的样子,急忙起身扑了过去。  旺旺……黑狼在责怪小狼。它用前爪打了一下小狼,用嘴把它叼了回来。爱抚的搂在怀里。小狼这回顺从的趴在黑狼怀里一动不动了。  天黑了,外面又下起了大雪,黑狼觉得肚子空唠唠的,饿了,一天没吃东西了。一股酸水从胃里冒出来。这时,它真想回家了,老主人一定很着急,回到家里就有吃的了,可是,这只可怜的小狼该怎么办呢?扔下它一定会冻饿而死。  吱吱……这时山洞里边传来几声老鼠的声音。有了,去抓几只老鼠也能度命啊。黑狼做好预备姿势,照准老鼠叫唤地方扑过去,一只肥肥大大的老鼠叼在黑狼嘴上。他多么想一口吞下这只肥肥的老鼠,可是,那只小狼正在虚弱时期,说不定几天没吃到食物了。它叼着老鼠扔给了小狼。小狼看了看黑狼,却弱的叼起老鼠吃了起来。黑狼就靠着山洞里的老鼠维持了两个鲜活的生命。  天气晴了,太阳照在漫山遍野的大雪上,更加洁白无瑕,银光闪闪的白雪照得人睁不开眼睛。黑狼……黑狼……你跑哪里去了?回来,回来……  黑浪听见了,这是老主人在找它。它本来想扑过去,跟着老主人回家,过着衣食无忧日子。可是,它看一眼小狼,可怜的小狼那依依不舍留恋的眼神,它心动了一下,好像什么东西重重地撞击一样疼痛。它坐在那里一动没动,尾巴轻轻的摇了摇。听着老主人脚步渐渐远去,他有些着急了,跑到山洞口轻轻的呼唤了几声。旺旺……旺旺……静静的山谷里有一点动静就很大,老主人听见了,这是黑狼的声音。他码着他的声音找来很快出现在黑狼眼前。黑狼不顾一切的扑过去,它站起来两个爪子抱住老主人又亲又叫。  黑狼跟着老主人回家了,老主人拿出刚烀好的袍子下水,黑狼吃个饱,趴在老主人脚下睡了半宿,忽然醒来,它心里还牵挂着那只奄奄一息的小狼,它急匆匆的赶回山洞。小狼正在洞口嚎叫,发出凄凄的声音。看见黑狼回来,它不顾一切的扑过去。这是一只小母狼,黑狼是一只公狗,它们似乎有了什么默契,黑狼时时刻刻牵挂着小狼,小狼也离不开黑狼,他们成了一对莫逆之交的好朋友。黑狼每天出去捕捉猎物,野兔、山鸡什么的,还有老狼的尸体,小狼也能捕一些老鼠什么的小动物。它们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大雪纷飞的寒冬。春暖花开的季节,也是万物复苏的好时光,小狼发情了,黑狼也似乎有东西在体内燃烧,它们走到了一起。开始了狼与狗的爱恋。他们生儿育女,很快繁殖了一个很大的家族。这个狼狗家族在大山里耀武扬威,许多狼群都不敢近前招惹它们。可是,黑狼的家族从来都不伤人。有时候他还把自己的孩子们领回家里看看,总是秋毫无犯。老猎人知道是黑狼回家了,总弄些好吃的给它们。它们吃饱了喝得了,趴在柴草堆里睡一觉再走。  那是一个更加寒冷的冬天,老猎人在山里打猎,由于雪大,天黑了还没走出山林。突然他听见几声嗷嗷的狼叫声。不好,遇到狼了。身边的猎狗也狂吠不止。他加快了脚步,企图甩开狼群。可是,狡猾的狼群像有部署一样,分头围了上来。前后左右都是绿莹莹的眼睛。他们嚎叫着,伸着猩红的舌头,恨不得一口把猎人吞噬进肚里。猎狗也害怕了,它卷缩在老猎人身边,不时发出几声绝望的哀鸣。  黑狼!快来救我……  一声长长的呼唤在寂静的山谷回响,发出阵阵回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局势越来越不利于老猎人。天越来越黑,狼群的包围圈越来越缩小。那一团团绿莹莹的火苗就要把他们主仆蚕食掉。  旺旺……嗷嗷……几声狗叫,几声狼嚎,震动了眼前的狼群。它们开始涌动,有的开始撤退。哞哞……傲………头狼发出了坚守进攻的信号。  这时,只见一条黑色的流星嗖的扑向那只头狼。然后一群狼狗扑过来,开始了混战。  老猎人也拿着土枪开始猛轮起来。很快,头狼被黑狼制服了,倒在血泊里,黑狼也负伤了,鲜血直流。其他的狼一看头狼倒下了,各个急忙夹着尾巴逃命去了。狼群逃走了,雪地上一片狼藉,有鲜血,有残骸,死了许多狼,狼狗也有损伤。老猎人把黑狼带回家精心照顾治疗,很快好转。可是,它惦记自己的家,自己的老婆孩子,它还是走了。老猎人感念义犬舍命相救,带了食物药物去给狼狗们治疗。老猎人拍着黑狼的头说:我来给他们治伤,你告诉他们不要乱动,不要伤了我。这些狼狗们还真听话,它们顺从的让老猎人上药,包扎,他们乖顺的让老猎人医治。  狼狗们都好了,一切恢复了正常,大雪还是一冬一冬的下,后来,有人看见一只黑狗在狼的嘴里抢下一个三岁的孩子,送到村里一户丢孩子人家。这家人正在愁眉苦脸痛苦哀嚎孩子丢了,这可如何是好?忽然听到孩子哭声,人们去看时发现一只黑狗匆匆跑远了。  春去秋来,风霜雨雪依然浸染着山林旷野,以后人们却再也没看到黑狼带领自己的子女出现过,也不知它们生活的可好…… 共 465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康复保健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