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淄博信息港 > 军事

他本善良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28:10

七月的天,火辣辣地,让人有些烦躁不安。  林旺开着他那辆淘来的桑塔纳,要紧不慢地转悠着,盘算着今天的开支和要打点的几个关键性人物。想到这里,林旺的心情更烦躁起来,那几个人像张着血盆大口在向自己发出警告,若是哪一个环节弄砸了,这个批文又得搁到不知什么时候了。而这个批文对自己又是那么的迫切和必要,工地上急等着这批材料才得以顺利进行工作的。  林旺用一只手拨通手机,打了两三个电话,约了几个关键人一起在县城的酒店“腾跃”吃饭,对方都应约了。  刚好车开到了一个路口,红灯亮了,林旺停下车,摇下窗户看着对面的店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心里咯噔了一下,是她,那个叫秦珍的女人。后面的车开始死摁喇叭,林旺不得不启动车,开了一小段,在一处空地停了车。然后折转步行到刚看到的那家店铺门口。  隔着玻璃门往里看,这是一家手机卖场,面积不太大,但干净整洁。柜台里摆放着各种款式的手机和配件。一个略显丰满的背影在店里忙活着,台式电脑的屏上闪烁着细细的表格数据。女人一双灵巧的手在键盘上飞快地点击着。  林旺推开玻璃门,静静地看着女人在忙活,也不说话,像是在欣赏着一幅画样地欣赏着她。  女人好像觉得有人来了,猛一个转身,目光触及到林旺的眼睛,愣了一下,“是你!”两人不约而同地说了两个字。  “你好啊,几年不见!”林旺抢先问候着。秦珍客气地让林旺坐下,递来一杯水放在玻璃茶几上。  “哈,看来你混得不错啊,气色这么好!”林旺听出了秦珍话里隐含的内容。  “你是说我比以前更黑更帅了吧!等会儿请你吃顿饭,赏个脸吧!”林旺用期待的眼神征询着,等待着秦珍那句他想要的回答。  “嗯,下次吧,你看,我这儿走不开呢!”秦珍有些推辞地说。  “你看,还是以前那样子,好不容易碰到了,一点面子都不给吗?”林旺有点伤感地说着,用眼死死地看住秦珍。  秦珍有些招架不住,不忍太过拒绝,想起当初拒绝他的求婚时太过于不近人情,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是大人了,还那么强烈就有些不妥。秦珍答应了林旺,中午关了店门,一起去“腾跃”吃饭。  在“腾跃”一间包厢里,几个陌生面孔的男人,已一一就座。席间,还有两个女的作陪,正说笑着关于生意场上的乐事。看到林旺带着秦珍进来,怪怪地笑着打招呼。  秦珍有些不自在,也不好说出来。静静地坐在席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时不时陪着笑脸应付着客人们的热情地询问和邀请。他们不停地劝秦珍喝酒,吃菜,这些客人大都是政府部门的骨干,风度气势也算谦逊客气,酒量却都很惊人。而且邀请人喝酒的方式也让秦珍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碍于林旺的面子,从不喝酒的秦珍,无奈之下也喝了不少,甚至于有些飘飘然。  席间大家说过什么,秦珍也记不大清,只知道林旺没喝一口酒,无论大家怎么激将法,也没能让他就范。那林旺就一个理由:等会儿还要开车。秦珍有些奇怪,自己怎么就喝成这样,而林旺却安然无事。  临出包厢门时,走在林旺和那些人后面的秦珍,看到林旺递了几个红包给那几个人,隐约听到他们在谈笑,其中一个一手接着钱一手拍着林旺的肩说:“林旺,你小子真福气,难怪火好,下午两点半去我办公室,我给你签字!”  林旺感激地说:“谢谢刘局和王队,下午准时去!”挥着手,林旺送走了那一群人,回头寻秦珍。  秦珍一脸复杂的表情,沉着脸对林旺说:“今天谢谢你的邀请,以后这种事,不要拉我参与,而且,我也不希望你用这样的方式来邀请我!”  林旺满脸潮红地说:“秦珍,秦珍,你听我说,其实,我没有其它的意思,只想趁这个机会聚聚,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性格不仅没有变,而且更硬朗,这样不好,这样不好的……”一着急,林旺有些语无伦次,“真的是没有恶意的,相信我。”  秦珍强忍着酒意的晕眩,静静地看着林旺,然后转身坐上出租车走了。  林旺站在路口,后悔着自己的行为。可能今天真的有点过份,不应该以这样的方式和秦珍相处。秦珍不是那种喜欢在生意场上混的女人,她既好强又有些固执,骨子里还有一份清高,这也许就是当年没能打动秦珍而求婚失败的理由吧。可现在,这个女人仍然如故,本来是想趁此机会沟通一下,也好解开一直郁积在心中的结,没想到无意中又伤到了她。而这一次,也许是一次了。  林旺无奈地站了好久,想起等会儿还要去签文件,便郁闷地回到车上,倒好靠背,躺下来睁着眼定定地想着心事。  秦珍回到店里,闷闷地坐在办公椅上,轻闭双目,还是晕眩,晕眩……  她仔细回想着今天中午的前前后后,也回忆起十多年前的一些事情。比较了一下,林旺大体没有变化,对自己的态度仍然是热情的,当初为何拒绝林旺,理由却很模糊,只是感觉他不是自己想要依赖一辈子的男人,就这个理由,秦珍和林旺便各奔东西了。  她相信有些事情的不经意,也宁愿相信林旺没有太过于商业化目的的邀请。让人接受不了的是这一顿宴请后如此难受的心情。一直以来,秦珍都很在意自己的形象,也从不接受生意方面的邀请或者主动去应酬,可能这也是自己的业务一直没能更广地拓展开的原因吧!她很满足于现状,也没太高的生活要求,觉得这样能养活自己和孩子就可以了。今天同意赴约也是为了想还个人情,为当年对林旺的态度强硬而有所歉疚。不管怎样,总算了了一个心愿吧!  也许,林旺是对的,也是善良的。  秦珍只能这样的安慰着自己:也许他原本是善良的吧! 共 22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勃起功能障碍的相关知识讲解(一)
黑龙江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的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