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淄博信息港 > 健康

文圣天下 百三十五章 神木山下

发布时间:2019-10-15 20:13:31

文圣天下 百三十五章 神木山下

徽州府生了一件大事。

即便此事的生,是每个徽州人都可以提前预见的,但真的当这一刻来到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深闺中的姑娘少女都为之深深不舍。

有官宦大族的夫人小姐为其黯然神伤,也有四大楼的姑娘们默默祝福,还有更多胭脂铺的老板伙计终于一扫先前的阴霾之色,高兴得恨不得放鞭炮庆祝。

这一天,林花居关门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林花居的大老板、二老板、老板娘,甚至那个光头小伙计,都要走了。

去哪里?自然是入书院。

苏文与唐吉以州考入甲榜,从今日开始,便要进书院修习,在试炼和国考之前,恐怕是很难有机会下得神木山了。

入书院者,每人可带一位侍童伴读,苏文当然不可能将苏雨留在家中,所以自然就将苏雨以伴读的名义带在了身边,至于説皓马,却不知道为何非要跟着苏文等人进书院,更不知道他施了哪般手段,竟然説服了唐吉,把这一宝贵名额占了去。

坐在平稳的马车当中,苏文一脸好奇地看着唐吉,挪揄道:“我记得你不是跟我説过,等考上书院之后,就把小芸给接过来吗?”

唐吉听得这话,顿时满脸的郁结之色,闷声道:“没关系,小芸还小呢,再等等。”

见状,苏文忍俊不禁地又看向皓马,笑道:“我説百事通啊。不得不説,你真是我见过史上强的电灯泡了

,怪不得你的光头这么亮啊!”

皓马一愣:“电灯泡是什么?”

苏文摆摆手。打了个哈哈:“这不重要,关键你这事儿可做得不厚道啊,极有棒打鸳鸯的嫌疑啊,老实説,你不会看上胖子了吧?”

苏文这番话,顿时让皓马和唐吉纷纷感到了一阵恶寒,两人相互打量了一下。默默地向两旁挪了挪,隔得更远了些。

吱吱在苏雨怀中似乎也在窃笑着,看得唐吉一阵恼火。

“你这小东西。还敢笑!信不信大爷一会儿就把你给炖来吃了!”

可惜的是,吱吱对于唐吉这样毫无新意的威胁已经免疫了,甚至还示威一般地举起了小爪子,朝着唐吉挥了挥。

见状。唐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正想要教训吱吱一番,却听得苏文问道:“説到吃,胖子,你那食位到底如何运用啊?”

唐吉挠了挠头,自己似乎也有些不敢确定,弱弱地説道:“其实我也没怎么搞懂,不过暂时现了两个作用。”

苏文一脸好奇地看着唐吉:“説説看?”

“个作用是,如果我在吃饭的时候开启食位的话。能吃下比以往多数倍的东西,而且不会撑着。”唐吉竖起一根手指。説话的时候眼神飘忽不定,似乎自己也有些心虚。

果不其然,他这句话一出,车内所有人都以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他。

苏文紧紧地皱着眉头,不得不説,这食位的作用也太坑了吧,开启之后能够多吃几碗饭?这算什么!

唐吉又不是食尸兽,能够靠着吞噬尸体来增强自己的实力,唐吉吃得再多又能怎样?无非是长得更胖一些而已……

不过念及此处,苏文不禁又想到了一件关键的事情,立即开口问道:“莫非你这食位的提升是靠……吃东西……?”

唐吉有些尴尬地diǎndiǎn头,説道:“目前看起来,的确是这样的。”

苏文不禁露出一丝苦笑,看来万事有弊则有利啊,虽然唐吉这食位的作用不明显,但是提升起来倒也蛮方便的,人每日都得食得三餐,这是普通不过的事情。

而谁能想到,唐吉在吃饭的时候,便是在修行?

顿了顿,苏文复又问道:“那第二个作用呢?”

这一次,唐吉的声音明显大了一些,他竖起第二根手指,説道:“第二个作用,便是能够识毒!”

“嗯?”苏文眼中一亮,这还有些意思啊。

出门在外,事事都需得小心,至今为止,苏文便已经遇到过了两次下毒事件。

一次是苏文等人在从临川城来州府的途中,花非为了在半路狙杀他们,给马匹下了慢性的毒物,那次若不是有燕北在的话,或者苏文便折在鬼望坡之前了!

第二次,则是严子安为了陷害他,而在林花居的胭脂中掺杂了申露草,将黄小娥的面容全毁!

毒,一直是为隐秘而奏效的暗杀手段,不论在哪个世界,哪个时代,擅用毒者,都是为被人所忌惮的所在。

文道百途当中,毒,并不在其中,也没有所谓的毒位,但在很多时候,医者,也可以成为毒者,甚至于很多对于医理一窍不通之人,或者身无文位的普通人,也能下毒!

所以唐吉这食位的第二个作用,实在是很有价值啊!

不过,紧接着,唐吉又补充道:“不过,那个,想要从食物或者空气中辨别出毒物,还需得开启文位才行,所以……”

唐吉的这番话説完,苏文也是一愣,他之前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

识毒是唐吉文位所带来的效果,那么自然在识毒的过程中,是需要开启文位的,这一diǎn,无可厚非。

可关键就在于,你总不可能无时无刻开启文位吧,如此一来,面对下毒本身的突然性和隐蔽性就失去了作用,如此一来,这么一个能力,也变得有些鸡肋了。

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苏文不禁安慰道:“现在只是贡生而已,也许随着你的文位越高,其效果也就慢慢出来了,毕竟这文位提升还是很容易的。这是好事儿啊!”

唐吉倒是没觉得伤心什么的,他咧着嘴笑道:“放心吧,我可没有气馁。能够将自己喜欢的事情用以开启文位,还能以此晋升贡生,我已经很满意啦,别的事情,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此话就此搁下,众人很快岔开了话题,开始憧憬着书院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不多时。马车在神木山脚下停下,众人翻身下车,随即看到已经有不少人在他们之前到了。

站在前面的。自然是沐夕和华叔,只是两人与其他人的兴奋和紧张不同,都是满脸的淡然之色,毕竟这神木山。他们也不是次来了。

若不是沐夕坚持要等着苏文一起上山的话。恐怕这会儿两人已经在书院中喝茶了。

苏文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与众人向着沐夕走去,一路行来,其他的数十位贡生看向他的目光,都颇为复杂。

钦佩者有之,忌惮者有之,仰慕者有之,不屑者亦有之。

这些人大部分苏文都没见过。毕竟今天是书院开院的日子,除了徽州府意外。其他三座州府的甲榜学子也已经赶到了,所以一路上,对于苏文来説,都满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

苏文淡然而行,并没有因为众人的目光而感觉到有丝毫的不适,毕竟这样的场面,自从他重生以来,已经见得太多了。

只是,四人还尚未走到沐夕身边,一道人影便从旁边走了出来,拦住了苏文的去路。

苏文轻轻挑眉,很明显,自己不认识对方,对方也不是在徽州府进行州考的学子。

不等苏文话,那人便已经自我介绍起来:“我是苍州府的娄止。”

苏文打量着这个叫做娄止的少年,满脸稚气,看模样,似乎比十五岁的年纪还要小一些,脸上带着淡淡的雀斑,眉宇中满是倔强和不服之意,很明显,这种不服是冲着苏文来的。

“我知道你是苏文,也知道你是徽州府的榜,不过我也是苍州府榜,所以我只是想知道,你凭什么成为四州榜?”

説实话,苏文对于这种孩子气般的愤怒没有丝毫搭理的兴趣,但他也知道,如果自己任其不管的话,説不定待会儿又会跳出来什么凉州府的榜,壁州府的榜,所以他很干脆地笑了笑。

“你是苍州府榜是吧,那么想必在榜的那一天,你应该已经听説了一件事情。”

顿了顿,苏文不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时间,接着开口道:“我不仅仅是本届州考的总榜,而且,还是御封的镇国贡生!你一来横身拦路,二来直呼我名,三来语意挑衅,我想知道,是谁给你的胆子?”

娄止脸色一白,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应,却听得苏文再道:“念你初犯,我便饶过你这一次,不过若还再犯,哪怕你是苍州榜,我也一定上书及翼,夺了你的书院名额!”

“行了,退下吧。”苏文一双眼睛亮得瘆人,逼得那娄止丝毫不敢与其对视,只能讪讪地让开了道路。

苏文轻轻一笑,带着众人再度迈步,走到沐夕身边站定。

“我记得,你不是这么嚣张的人。”沐夕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

苏文摇摇头:“此一时彼一时了,如果我还想着整日低调的话,还不知道多少麻烦会找上门来呢,毕竟我现在文名太盛了。”

沐夕没有接话,而是淡淡地道:“既然都来了,那便上山吧。”

苏文diǎndiǎn头,抬头遥望那耸立云端的山峰,心中激荡澎湃,曾几何时,他也只能站在山脚下对其仰望,而今天,他终于能够登dǐng眺望了。

説着话,众人便准备入得山门,却没想到,便在此时,又是一个人影,从远方急掠而来,而他的出现,却令苏文瞳孔紧缩。

那人身上穿着粗陋的麻布短衣,脚踏一双劣质草鞋,腰间悬着一把看起来无比普通的砍柴刀。

柴南终于到了。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衡水男科
上海治疗阴道炎方法
舟山男科
衡水男科医院
上海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