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淄博信息港 > 旅游

妙手狂医第907章螳臂挡车

发布时间:2020-01-21 21:11:46

妙手狂医 第907章 螳臂挡车

叶天并没将李将军来到的事情放在心上,这厮很就忘了,可一天后,不知谁先传出去,说叶天如此故意推迟军部的订单,是因为跟马家斗气,包括产品升价,同样是为了跟马家斗气。

叶天不知消息初是由哪里传出,他听到这些时多的是苦笑,奈的苦笑,消息到底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极少人知道他跟马家不对路,就算现在跟马家不对路,也并没闹翻,至少叶天表面上还对马家相当客气。

外面盛传他此举是螳臂挡车,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不可能是马家的对手,马家那是什么家族?正宗红色家族,与其它红色家族所不同的是,至少,马老爷子都还存在,也就是凭着这点,马锋才能成为厩大少。

马老爷子可是当年从那个战火纷飞年代里出来,也是目前硕果仅存的老人,如此一个人,不单止是对马家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哪怕对整个国家都有着非同凡响的重要,所以,叶天想跟这样一个家族作对,往大的说,他这是在跟整个国家作对。

可否认,叶天实力很强大,天欣红颜集团的发展也是风声水起,只是想跟马家作对,实力之间的差距相差不是那么一点两点。

绝大部份人并不看好叶天,不看好他行为,认为他这样做完就是自杀行为,抛开别的不说,单是马家那些门生就有多少?光是那些人就不是叶天所能吃得消。

“这事玩过就差不多了。”程可欣担心,马家是什么家族,她很清楚,其实从一开始,她就不想作出这样的决定,那种家族,能不惹就尽量别惹,虽然对方做不怎么地道。

程可欣内心都认为叶天这是在螳臂挡车,何况是别人?

“宝贝,你担心什么?担心他们抓我坐牢?还是担心他们再次找理由停掉我们公司?”叶天问,他冲动,记仇,并不代表他蠢,敢这样做,也经过层层分析,马老头权力地位至高尚,但叶天也不怕,背后还有狮子头存在,马老头不敢做出太过份的事。

如果没有狮子头的存在,早在上次,马老头就将他打入那种黑不见天日的大牢里,哪还会如此纵容他?

“问题是这样做对我们没半点好处,反而是损失不少,站在商人的角度,我不同意。”程可欣说出自己观点。

叶天呵呵一笑:“别担心,不会有事,你老公我是什么人?可以对付我的人还没出生。”

程可欣奈的翻白眼,这坏蛋还真是天塌下来当棉被盖的人物,天不怕地不怕,实在不知该怎样说他好。

“于家那边你打算怎么办?你的条件他们已经做到。”程可欣问道,公司能这么拿到销售许可证,跟于家有很大关系。

叶天说道:“帮,当然得帮,咱们是守信用之人。”叶天当初本只是随意说说,有意为难于家,没想到真被于家给办成了,不知是于家走运还是于家的实力。

“再等两天吧,得去一趟欧阳家。”叶天叹道,直到现在,他都没将化验报告告诉欧阳幸月,怕她受不起打击。

程可欣已看过那份报告,欧阳幸月是后一个被在鼓里的人。

“该怎么说你自己想个办法,这事我帮不上你。”交待几句后,程可欣便走出办公室,而叶天则陷入沉思。

下午,叶天去到欧阳家,准备找欧阳幸月的母亲好好谈一谈,哪知当他去到欧阳家时,意外发现欧阳幸月也在。

虽然她已经被证明罪,欧阳仁根的车子被动手脚一事跟她关,可她在欧阳家仍是属于那种不受欢迎的人物,欧阳家所有人都对她充满着敌意。

欧阳幸月视众人的仇视目光,直接走到欧阳贡根面前:“我要跟你谈谈。”

“有事在这里谈吧,都是一家人。”欧阳贡根一副痛心疾首,十分难过的表情。

欧阳幸月问道:“你想当着大家面出丑?”

“你想说什么?别忘了我是你父亲,有你这样对自己父亲说话的吗?”欧阳贡根仿佛被踩到尾巴般跳起来,额头青筋毕露。

“父亲?”欧阳幸月神色痛苦,内心苦苦挣扎着,“父亲。”

欧阳贡根隐隐不安,尤其是见欧阳幸月那表情,他是担心。

“我还有父亲吗?”欧阳幸月喃喃自语道。

“你什么意思?不像话。”欧阳贡根暴跳如雷。

怎么看,都觉得他在借着这种怒意去掩饰什么。

欧阳幸月见状也不再说,直接朝欧阳仁根挥出一个文件袋。

“什么东西?”

“不敢看吗?”欧阳幸月冷笑。

欧阳贡根终还是接过文件袋,打开,当看清楚里面的内容时,欧阳贡根整个人都如同被雷击般,毛骨悚然。

“这些年你一定瞒得很辛苦吧?”欧阳幸月说,平淡的话里却透着杀意。

“没错,我忍得很辛苦,那又怎样?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作为一个男人,难道我该四处宣传自己的丑事?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既然要忍,为什么不一直忍下去?为什么要露馅?”欧阳幸月压住怒意:“从一开始,你就想设计我?就想让我跟他自相残杀,这样你就解气吗?即使不是你亲生,也喊了你这么多年爸,你就一点也没心软过?上辈有错,我有什么错?你要这样对我。”

欧阳贡根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内疚与惭愧,转瞬即逝,恢复到冷酷。“这只是你单方面的猜测,有什么证据证明我?”

欧阳幸月轻轻摇头:“不用我去证明,会有人去调查。”

欧阳贡根刚想问明白什么意思,却见门外进来几个人,直接走到他面前,“欧阳贡根先生,我们怀疑你跟一桩谋杀案有关,请跟我们回去一趟。”

欧阳贡根脸色惨白,退后一步小心防范着眼前那些人,“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你们在说什么?知我是谁吗?”

“带走。”前面那个壮汉懒得跟欧阳贡根废话,直接挥手让下属带走欧阳贡根。

“等等,你们是什么人?”一直未开口的欧阳政仁站出来,“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总有个身份吧?”

对方朝欧阳政仁掏出一本证件,一晃而过。

国安?

欧阳政仁看清楚那本证件,这些人来自国安?不对啊,东城国安那些人都认识,可这些人却是生面孔。

“你们不是东城国安的人,哪个地区?”欧阳政仁问道。

“厩总局。”对方回答。

欧阳政仁暗自倒抽了口凉气,厩总局?他欧阳政仁手再长,也法伸到厩那边去。

“你们怀疑他杀人,可有什么证据?”

“是不是他,我们自然会查清楚。”

欧阳政仁还想说什么,可对方却不给他机会,强行带着欧阳贡根离开。

旁边,欧阳豪站在那,很紧张,恐惧。

“幸月,你怀疑他杀害仁根?”欧阳政仁又问欧阳幸月。

“是不是,国安会查清楚。”

欧阳政仁大惊,“怎么会这样?可都是兄弟。”

“这个计划他已经实施二十多年,有什么不可能?”叶天吊儿郎当走进来。

叶天的现出让在场的欧阳家成员极为不爽,他们不欢迎叶天的到来,只是欧阳家什么时候成为他叶天的后花园?想来就想,想走就能走?

“你都知道了。”叶天走到欧阳幸月面前。

欧阳幸月一言不发,只是看了叶大爷一眼就绕过他而离开,此举让叶大爷好一阵郁闷,靠!这女人怎么回事?太没礼貌了。

“欧阳政仁,作为大哥,你很失败,如果欧阳老爷子知道家里发生的事,你认为他会怎样想?你又有什么颜面去见他?”叶天并没跟着过欧阳幸月过去。

“我的事家哪用得着你来管?你以为你是谁?”欧阳政仁老脸通红,被一个年轻后辈如此质问,是他所法承受。

“你以为我想管?若不是幸月被牵扯到其中,我根本懒得理。”叶天不屑。

“啊!”

内堂,突然传来一声尖叫,而发出声音之人正是欧阳幸月。

听到欧阳幸月的尖叫,叶天等人马上朝里面冲了进去,担心欧阳幸月发生什么事,特别是叶天,脸上透着一股紧张感。

叶天个冲到欧阳幸月面前,“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欧阳幸月没回答叶天,甚至连看都不看叶天一眼,仍旧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前方,脸上,两行言的泪痕轻轻滑落,我见犹怜,让人看着心痛。

叶天见欧阳幸月没什么事,这才放心下来,扭头往欧阳幸月目光望去,也就是现在才发现前面沙发上竟躺着一个,紧闭着双眼。

沙发上之人已毫生机,至少已死一个小时。

轻轻伸手搂住欧阳幸月双肩,叶天不知该怎样安慰,或许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还是看欧阳幸月自己。

跟着后面的欧阳政仁等人进来后见此情况也部大惊失色,欧阳政仁紧握着双拳,力的地闭上眼睛,或者,这是好的结局!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镇江市丹徒区人民医院
博爱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州专业癫痫专科医院
河南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运城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