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淄博信息港 > 旅游

汉王科技退市疑云内幕交易撞上监管枪口

发布时间:2019-05-14 22:28:33

内幕交易撞枪口 汉王科技退市疑云

12月22日,汉王科技()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稽查总队立案稽查。

在此之前,前3季度累计亏损高达2.8亿元的汉王科技,早已荣升年度事迹变脸王,被舆论群起而攻之。股价腰斩、机构出逃、股东套现、高管跑路,上市后一直风起云涌的汉王科技,在一系列涉嫌内幕交易的疯狂表演之后,成为中小板退市股的。

确切在被调查,我们只能更加努力了。12月26日,汉王科技一名中层有些无奈地说。调查的敏感时期,汉王科技一向高调的高管们,骤然选择了沉默。涉嫌内部交易、撞上了监管枪口的汉王科技高管们,仿佛突然间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汉王坠落

2010年,总收入突破12亿元,同比增长112.71%,实现净利润8790.16万元。彼时,汉王科技董事长刘迎建和一干高管,面对核心产品电纸书面临的困境以及外界质疑,仍然信心满满。

然而2011年伊始,汉王科技业绩变脸之惨烈,让人始料不及。

2011年一季度,汉王科技亏损达4618.16万元,这与其2010年总收入突破12亿元、同比增长112.71%、实现净利润8790.16万元的大好势头大相径庭,亏损额相当于2010年的净利润的一半。

但是,对于如此重大的事迹变化,汉王科技在3月18日发布的年度报告中却只字未提,直到4月18日晚才发布了一季度将亏损4000万元至5000万元的事迹预告。

证监会目前立案调查的方向,我们也不清楚。汉王科技的中层表示。

根据证监会表露的涉嫌信息表露违法违规推测,此次汉王科技被稽查很可能与公司此前延迟披露一季度事迹亏损情况有关。

更加蹊跷的是,在一季度事迹亏损公布之前一个月,汉王科技的高管在解禁期限刚刚到达之时,便及时套现跑路。

3月21日,汉王科技9名时任高管集体减持手中股分,当天合计卖出120万股,累计套现8710.67万元。

与此同时,3月18日发布年报到4月18日晚发布一季度业绩预亏公告之前,其股价走势基本安稳,没有出现大的下跌。但从4月18日开始,其股价即开始大幅走低,每股从当时的35元左右跌至目前的13元。

《证券法》第63条规定,发行人、上市公司依法表露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全,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根据《证券法》第76条的规定,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在内幕信息公然前,不得买卖该公司的证券,或者泄漏该信息,或建议他人买卖该证券。

根据《证券法》的相关规定,汉王科技一季度将亏损4000万-5000万元显然属于对公司股价有重要影响的内幕信息,而汉王科技高管却在该信息公布之前卖出公司股票,这显然难逃内幕交易之嫌。

对此,汉王科技董事长刘迎建表示,高管套现原因是户口多不在北京、孩子上学、出国需要钱。

这样的解释显然不能让市场满意,更为严重的是,对于原第二大股东上海联创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减持套现的问题,至今汉王科技仍没有做公道解释。

股东套现

汉王科技原第二大股东上海联创,减持套现时间,也是恰巧在年度报告公布之前。

根据汉王科技公开资料,4月1日至4月26日期间,原第二大股东上海联创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67.2元的均价卖出公司股票100万股,尔后又在5月18日以20.93元的均价卖出800万股;5月30日至5月31日期间以22.9元的均价卖出66.3万股,上半年累计减持套现金额约为2.35亿元。

2010年年报显示,汉王科技董事马雄鸣同时在上海联创领薪,而另一董事严义埙同时也是上海联创主要负责人。正因为此,市场质疑上海联创的减持也缘于公司业绩陡降的消息,因而也涉嫌内幕交易。

在高管和上海联创成功出逃后,汉王科技便频发利空。

4月29日,公司在2011年一季度财务报告中公布,公司预计2011年上半年亏损将达到9000万-9800万元;半个月后,公司公告主营产品电纸书大幅降价,降价幅度在15%-40%。

7月15日,公司公布201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半年报事迹预测进一步调低至亏损1.65亿元至1.75亿元;7月30日公布的公司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亏损1.74亿元,并预计前3季度亏损2.4亿元至2.5亿元。

10月15日再度将前三季度的亏损预告扩大至2.7亿元至2.8亿元;10月28日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累计亏损2.78亿元,并预计全年将累计亏损3.5亿元至3.6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这并不是汉王科技股价首次异动,即使在形势良好的2010年,其也出现过股价腰斩的怪象。

2010年7月,汉王科技股价从一度逼近175元,骤然狂跌至86元左右。当时,汉王科技副总裁、董秘朱德永解释为,有机构故意砸盘、股价属于不理性波动,过段时间还是会涨上去的。

时至今日,股价是不是上涨不言自明,只是去年那次股价腰斩之前,机构大量减持套现离场,却是似曾相识的事实。

只是,这次无论是朱德永还是公司其他高管,均未给出合理解释,发到董秘邮箱的采访提纲,截至发稿也并未给予回复。

质疑保荐人

今年前3季度,汉王科技营业利润-2.92亿元,相较去年同比下滑521%,在2009年以来上市公司中营业利润降幅。

汉王科技于去年3月上市,仍在延续督导期内,保荐代表人为中德证券的李凡和崔学良。

汉王科技成为年度业绩变脸王,保荐人明显难逃其咎。

2010年3月汉王科技上市时,凭借其电纸书突飞猛进,汉王科技发行价41.90元,募集资金10.76亿元。上市之后,汉王的股价一度高达175元,一度成为股王。

但紧接着,汉王科技股价急转直下,1众机构和个人投资者被套其中。但保荐其上市的中德证券在拿到5529.98万元保荐承销费之后却无丝毫损伤,即便对汉王科技多名高管高位减持本公司股份,也未作任何回应。

保荐人只荐不保,对汉王科技并没有尽到持续督导。而汉王科技业绩变脸导致股价持续下滑,更加难逃其咎。

2008年7月,汉王科技首次过会时,汉王科技并没有电纸书业务的存在,而其当年的净利润也只有2992万元。结果,2008年下半年开始,证监会对IPO暂停审核上市。

但就在2009年,汉王科技做出电纸书产品,而且产品广受市场欢迎,迅速超过汉王科技其他所有产品的收入总和。迅速突起的电纸书业务也给汉王科技带来了更加高的盈利预期,凭借电纸书获得辉煌业绩,汉王科技才终得以在2010年3月过会上市。

电纸书这款明星产品,帮助汉王科技召募到大量资金,为汉王带来过短暂的辉煌,却又销量下滑,迅速将其带入深渊。

现在电纸书销量下滑,为汉王科技带来的销售收入与其他业务水平已逐渐接近,虽然过去一年耗费了巨大的资源,但重新定位于读书人中的小众产品已明确修正了此前的产品定位。

显然,这与招股说明书中汉王科技高管以及保荐人对于电纸书的销量、前景的相关乐观预测,有着明显差距。

汉王科技算是中关村的老企业,但其强项在识别系统上,电纸书的昙花一现,难逃包装上市之嫌。熟悉汉王科技的知情人表示。

战略死局?

无论如何,作为上市时期的核心产品,电纸书战略的进展,对汉王科技影响巨大。

去年3月汉王科技上市时,正值电纸书销售火爆,汉王科技捷足先登,先在电纸书市场拿下80%的市场份额,3月上市之后更是利用召募资金进行遮天蔽日的宣传,消耗了巨额资金。

去年7月,副总裁朱德永也曾透露,在广告上,汉王科技投入了大量资金,不缺钱。

然而,下半年刚一开始,汉王科技上半年5.5亿的电纸书销量有很多都在经销商的库存里,对后续销售造成了很大障碍,而苹果公司iPad2的推出、iPad1的降价更让汉王科技措手不及,自此以后,汉王电纸书的销售便直线下滑,与上半年销售额相比,下半年仅销售3.8亿元,下滑30%。

进入2011年,汉王电纸书的销售更加步履维艰,而其股价也和电纸书的销量一样,直线下滑,到2011年年中时,汉王科技的股价已比年初下落一半。刘迎建无法遏制电纸书销量下滑的势头,5月份在燕郊召开代号为雷霆行动的经销商会议,试图通过降价手段保住市场份额,维持电纸书销量。

电纸书仍然是汉王科技的核心业务,汉王会坚持做到底。12月12日,刘迎建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并相信明年电纸书市场会稳定下来。

然而,刘迎建的自信,并不为市场所认可。

靠讲故事上市,夸大电子书市场的发展,把电纸书这样的短期替换产品当作未来趋势性产品。建造电子书城,意图通过模仿亚马逊Kindle的模式忽悠消费者,但其生产的电纸书产品却统统配有SD卡插口,其看中的照旧是短期利益。这些做法的终结果便是,在与平板电脑的竞争中一败涂地。IT业内人士曾反驳刘迎建。

识别和输入技术,汉王还是走在前面的。只是现在大家都关注电纸书什么的,疏忽了汉王的技术优势。12月26日,汉王科技1名中层表示。

然而,识别输入技术以及其产品,能给汉王科技带来多大利润,2008年次上会前似乎已有定论。

监管部门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汉王科技退市的可能性应当不大,只是想缓过劲儿来,估计有很长的路要走。12月27日,接近监管部门的人士表示。

宫颈炎好治疗吗
白带多了会怎么样
女性盆腔炎主要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